基本面分析

基本面因素包括全球发生的经济与政治事件(如,大选、战争), 货币与财政政策,政府报告---如国内生产总值GDP,消费物价指数CPI,工业价格指数PPI,及失业率等数据。交易者参考上述新闻及事件报告的发布以作交易决定的,称之为使用基本面分析。一种货币的价值实则反映了该国经济状况与他国相比较的结果。

一国的政治条件,通胀率及利率都将影响该国货币价值。基本面交易者可通过追踪国际新闻、经济报告,及政府公布的指标预测货币价格走势。解读这些数据有助于加深交易者进一步洞明汇市。需注意的是影响外汇市场的只是对事件未来的预计,而非事件本身。如果该类报道或新闻与预计相吻合,则其必将影响当前市场价格;如果报道或新闻与预计不符或尚有差异,则货币市场也将因此产生“价格”变动的反应。

基本面分析往往监测、评估和研判多种与国民经济有关的因素,以确定它们对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影响。这些通常属于宏观趋势,较为复杂,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形成。 影响国家经济状态的另一个因素是政治制度,即社会福利与个人竞争之间的平衡,或经济对外国贸易和资本的开放程度。其它因素包括国家的社会和文化构成,例如生产率、劳动力流动性以及创业精神。自然资源也是重要因素,例如石油或矿产。

基本面分析通过经济统计学来研究经济及货币。这些统计通常描绘经济中的特定部门,而不是整个经济。因此,不同的统计数据指出的方向可能相反,因为经济中有 些领域可能在增长,而有些可能在衰退,或者有些行业的重要性在下降,而有些行业则在上升。大多数统计数据均可逆推,能够说明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未必能预测 将要发生的事情。

当今世界彼此联系,瞬息万变,政治、军事、人事乃至自然事件都可能对经济产生迅速、广泛、持久的影响。基本面分析必须考虑所有这些信息,把握经济的整体情况,例如优势、劣势和弱点,但最重要的是了解其未来的潜力和货币的未来走势。个人判断和经验对于货币基本面分析非常重要。

政治因素

政治因素包括了大选、高官发言和危机。一些政治因素如:总统大选或7国首脑会议是事先都预定好的,是可以预期的。政治危机如:某流氓国家如:北朝鲜的核试验,或是9.11恐怖袭击可对货币市场产生巨大的影响,且这类事件均不可预测。然而,只有大的政治事件才可影响贸易形态,或经济的运作;抑或经济体可产生对金融市场的影响。

政治危机
北朝鲜在其核能力的测试中引爆了一项核武器。某货币会如何应对地域政治危险取决于很多因素。在此,日元受害因为它是北韩的临国且两个国家因军事敌对导致关系紧张。显然,北韩对日本的任何攻击都会影响日本经济。但交易者在周五(10.6)知悉了这些动态,他们就会卖出日元,买入美元。价格变化了约100点意味着买入1美元需要的日元从117.90上升到了118.90。换而言之,现在买美元需要多花1日元。
安全港

鉴于北韩的核试验对日元产生较大负面影响,在美元/日元的货币对中,美元将相对走强。日元维持弱势,美元将会从其地域政治事件中借势,因为它被认为安全港货币。在危险期,投资者会将资金从较危险的投资中撤离,投入稳定的货币。鉴于美元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它理所当然会吸引那些想把资金放入更安全经济体的投资者。

美国的‘安全港’地位并非每次在世界危急时都起作用。若有某地域政治事件直接影响了美国,如恐怖袭击或其它不那么直接的,如:对他国如伊朗的军事戒备,这时投资者就可能卖出美元。交易者可能担心威胁也许会成为实际行动,导致两国间的战争。与伊朗入战会使美元走弱,因为美国经济与石油市场紧密相连,而大部分石油都来自波斯湾。与伊朗宣战会破坏石油的供给,并对美国经济造成危害,所以,正如前面所提,在政治危机中,需要考虑很多因素对于某货币的影响。

市场推动因素

外汇市场交易与零售交易不同。在零售市场上,价格由卖方事先确定,而买方根据该价格衡量自己的需求,然后决定是否购买。在外汇市场交易中,买方和卖方都根 据市场向参与者释放的消息以及外部渠道向市场释放的消息,不断调整自己对价格的预期。如果卖方认为价格会在几分钟内上升,他可能选择取消卖价,以期望获得更高价格。如果足够多的卖方在特定价位取消卖价,交易价格将上升到下一个卖价。但是,如果交易者认为价格可能下跌,他们会降低自己的卖价,直至找到买方,从而推动市价下降。

当市场上每个参与者都根据不断变化的消息做出反应时,在这些反应的合力作用下,价格就会发生移动。对于观察家而言,市价下跌的唯一原因在于,价格移动是由成千上万人的决策所致,而非取决于个人决策,即只有多数人的决策才能影响价格。我们经常说“市场对某某消息反应激烈”或“市场今日全线告捷”。但是,由于 这种“市场”简称的普遍使用,人们往往容易忽略理解市场行为时最重要的心理因素 ——“市场”其实是参与者的观点的集合,是我们意识的反映。

市场参与者对行情的假设与市场的实际走势往往存在差异。当特定的经济统计数据发布时,如果符合或接近市场的一般看法,则市场交易的反应较为平淡。对于这类统计数据,我们称它们“已被市场消化”,也就是说,之前的很多交易决策均已预测到了该统计数据所描述的经济状态,并已在交易量中得到体现。如果统计数据与预测不同,则大多数交易决策将立即平仓,价格根据这些变化发生移动。交易量所反映的大多数市场参与者的观点与经济、统计或汇率实际情况之间的博弈是主导货币交易的主要力量。

宏观经济指标

在外汇市场,交易者会预测国家经济是否稳健。为了解某经济体的基本面,交易者需了解不同行业的生产收益及活力。这包括关注制造、零售、住房建设和销售、消费者开销和信心以及劳工市场情况的数据。上述数据都可在政府部门、科研机构和私人企业公布的报告中找到。

国内生产总值(GDP)

GDP是按市场价格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的简称。它是一个国家(地区)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国内生产总值有三种表现形态,即价值形态、收入形态和产品形态。从价值形态看,它是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所生产的全部货物和服务价值超过同期投入的全部非固定资产货物和服务价值的差额,即所有常住单位的增加值之和;从收入形态看,它是所有常住单位在一定时期内所创造并分配给常住单位和非常住单位的初次分配收入之和;从产品形态看,它是最终使用的货物和服务减去进口货物和服务。在实际核算中,国内生产总值的三种表现形态表现为三种计算方法,即生产法、收入法和支出法。三种方法分别从不同的方面反映国内生产总值及其构成。

外汇市场对每一季度的GDP报告都会做出细致的变量分析。一般来讲:当GDP上行或者被上修的话表明该国和地区经济增长强劲,未来升息的可能性会随之上升,对相关货币利好。

国民生产总值(GNP)

GNP是国家常住人口的总收入。GDP衡量的是全部最终产品和劳务,GNP衡量的是世界各地该国公民所产出的所有产品和劳务。如:日本汽车公司在密歇根开了加工厂,铲除汽车的价值和投资的总花费不仅会被计入美国GDP,还会被纳入日本的GNP,因为他们拥有资本和利润。GNP和GDP每季度公布一次,但初步措施会在公告之间出台,GNP的计算公式与GDP不同,它计入了美国公民的收入,去除了非美国公民在美国境内获得的收入。

新耐用品订单

新耐用品订单代表未来一个月内,对不易耗损的物品订购数量,该数据反映了制造业活动情况,就定义而言,订单泛指有意购买、而预期马上交运或在未来交运的商品交易。消费者通常会使用这些产品。新耐用品订单计算的是制造能力,因为耐用品通常可使用3年或3年以上,包括飞机、工厂机器零件、汽车和公车、起重机和小家电等。鉴于基本面指标计算的是新订单,因此它能反映未来实际生产的表现。生产型企业需要通过生产耐用品,以完成新订单的填写。由于该统计数据包括了国防部门用品及运输部门用品,这些用品均为高价产品,这两个部门数据变化对整体数据有很大的影响,故市场也较注重扣除国防部门用品及运输部门用品后数据的变化情况。新订单可同时直接影响未完成订单水平,及公司做生产决策时的库存监测。会议董事会在计算衡量时也试图将通货膨胀因素考虑在内。在美国,新耐用品订单利用来自不同渠道工业水平的价格指数,及连锁加权物价指数公式,以尝试获得“减小”后的结果。 总体而言,若该数据增长,则表示制造业情况有所改善,利好该国货币。反之若降低,则表示制造业出现萎缩。

零售业销售指标

零售业销售指标是月度指标,它对外汇交易者很重要,因为它反映了消费者花费的能力和零售商的成功。零售业销售透露了经济表现,因为它能反映消费者的消费量。若消费者有足够的资金去购买商店的商品,则更多的商品会被制造或进口。零售业销售随季节变化而变化。如,在9月(孩子返校)和12月(节假季)。零售业销售指标在美国特别重要,因为所有的商家都在瞄准消费者。

新屋开工和建造许可

新屋开工和建造许可,记录新屋开工和未来建造许可的数量。该指数对利率的敏感度相当高。当房地产繁荣时,经济通常繁荣。正是这一现象使得许多专家把住宅建设业看作经济活动最可靠的领先指标之一。房地产业是经济走向萧条时最早做出下跌反应,经济回升时最早出现恢复迹象的部门之一。

新屋销售

新屋销售,该数据代表已售出和正在销售的新屋数量。这个报告不但显示了新屋的需求量,也显示了经济的动力。高的销售量说明经济处于一个迅速发展的时期;低的销售量预示着经济可能发展停滞。

股票价格

国家的股票市场反映了价格变化及国家最大公司的价值。股指的上升或下降可以体现投资人的总体情绪和利率的变化。

消费者价格指数(CPI)

反映与居民生活有关的商品及劳务价格统计出来的物价变动指标,通常作为观察通货膨胀水平的重要指标。CPI的变化反映了经济体所面临通货膨胀的压力。在美国,CPI可能是衡量通货膨胀最关键的指标。消费者买物品,享受服务和遭遇价格变动都反映了经济体的通货膨胀。

生产者价格指数(PPI)

衡量工业企业产品出厂价格变动趋势和变动程度的指数,是反映某一时期生产领域价格变动情况的重要经济指标,也是制定有关经济政策和国民经济核算的重要依据。CPI是从消费者的角度衡量价格,而PPI是从生产者角度衡量价格。PPI可比CPI更早反映通货膨胀,因为消费者购买这些更高价的产品和服务时,部分影响生产者的通货膨胀也传递到了消费者,由此影响了CPI指数。

失业率

失业率,是指失业人口占劳动人口的比率(一定时期全部就业人口中有工作意愿而仍未有工作的劳动力数字),旨在衡量闲置中的劳动产能,是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失业状况的主要指标。一直以来,失业率数字被视为一个反映整体经济状况的指标,而它又是每个月最先发表的经济数据,所以失业率指标被称为所有经济指标的"皇冠上的明珠",它是市场上最为敏感的月度经济指标。调查对象包括了商业公司和家庭。商业公司调查包括了工资单、每周工作时间、时薪、制造业、零售业、政府工作和其他行业的总工时。家庭住户调查反映了总劳动力,就业和非就业人数。失业人数的减少反映了一种成熟的商业周期,而失业人数的增加则表明了进入萧条周期。

如何解读该指标,一般情况下,失业率下降,代表整体经济健康发展,利于货币升值;失业率上升,便代表经济发展放缓衰退,不利于货币升值。但失业率变化缓慢,因此基本面交易者会通过其他指标以获取更多即时的信息。若将失业率配以同期的通胀指标来分析,则可知当时经济发展是否过热,会否构成加息的压力,或是否需要通过减息以刺激经济的发展。

非农就业指数

非农就业指数,是美国失业率数据中的一项,反应出农业就业人口以外的新增就业人数,和失业率同时发布,由美国劳工部统计局在月第一个星期五美国东部时间8:30也就是北京时间晚上20:30前一个月的数据。非农就业指数反映出制造行业和服务行业的发展及其增长,数字减少便代表企业减低生产,经济步入萧条;在没有发生恶性通胀的情况喜爱,如数字大幅增加,显示一个健康的经济状况,理论上对汇率应当有利,并可能预示着更将提高利率,加息则将对美元有利。非农就业指数若增加,反映出经济发展的上升,反之则下降。

每周首次申请失业保险理赔数

该指标也比失业率指标更为敏感。它已成为衡量非农工资变化的相反面指标,因为其反映了人们失业的时间和他们申请失业保险金的需要。当就业形势恶化时,该指标会成为人们关注的主要指标。与其他指标不同,每周首次申请失业保险平均理赔数每周公布一次。

每周平均工时

每周平均工时属其他指标性采样数据,虽非十分重要但也为了解经济形势提供了线索。制造业者的每周平均工时通常主导商业周期起,因为雇主会先调整工时再调整员工。

工业生产指数

工业生产指数,根据某国家和地区特定时间内工业生产的总量编制的指数,由机器制造业、矿业及公用事业等组成。高度活跃的工业生产指数意味着经济发展的良好状态以及会给当地货币带来积极的影响;低活跃度的工业生产指数反应了当地经济发展的一个不良状态。

贸易差额

贸易差额,反映出一个国家的商品进出口之差。当这个国家的出口高于进口时,就出现贸易顺差或称贸易盈余。相反,当出口低于进口时,就叫贸易逆差或称贸易赤字。贸易帐是对一国或地区总体经济活动的整体评估,因其重要的影响力而受到汇市参与人士的密切关注。出口活动不仅反映出一国的竞争力,同时也是海外经济活力的体现。进口趋势则反映的是该国的国内经济实力。 若一国产生重大贸易赤字,通常会造成该国货币疲软。不过大规模的金融投资流入,可以抵消这种负面影响。

经常帐

经常帐,是国际贸易数据重要组成部分,该数据能最大范围地衡量商品和服务的销售购买、利息支付及单方面收支转移。贸易帐包含在经常帐之中。一般情况下,经常帐赤字也利空本币。

采购经理人指数

采购经理人指数,通常都是指美国的采购经理人指数,是经济先行指标中一项非常重要的附属指标,是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商业报告中关于制造业的一个主要参数。在一般意义上讲采购经理人指数上升,会带来美元汇价上涨;采购经理人指数下降,会带来美元汇价的下跌。采购经理人指数是以百分比来表示,常以50%作为经济强弱的分界点:当指数高于50%时,则被解释为经济扩张的讯号。当指数低于50%,尤其是非常接近40%时,则有经济萧条的忧虑。一般在40~50之间时,说明制造业处于衰退,但整体经济还在扩张。

供应管理协会

供应管理协会,是全球最大、最权威的采购管理、供应管理、物流管理等领域的专业组织。指数高于50点, 代表制造业活动扩张和经济发展良好;指数位于45~50点之间,代表工业制造业发展停滞不前;指数低于40点,代表制造业和整个经济的不景气。由于ISM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因而它在经济市场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

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为美国密歇根大学研究人员对消费者关于个人财务状况和国家经济状况的看法进行定期调查并进行的相应评估。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与消费者支出之间的相关性更为密切。如果消费者信心上升,债券市场将之视为利空,价格下跌;股票市场则通常视之为利好。美元汇率通常从联储寻求暗示,若消费者信心上升,则意味着消费增长,经济走强,联储可能会提高利率,那美元就会相应走强。

IFO商业景气指数

IFO商业景气指数,是由德国IFO研究机构所编制,为观察德国经济状况的重要领先指标。 IFO经济景气指数的编制,是对包括制造业、建筑业及零售业等各产业部门每个月均进行调查,每次调查所涵盖的企业家数在7000家以上,依企业评估目前的处境状况,以及短期内企业的计划及对未来半年的看法而编制出的指数。作为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德国GDP占欧元区GDP的近1/4。因此,德国IFO调查对欧元区整体经济健康有重要意义。数据向好预示德国经济前景乐观,意味着消费者支出增长以及经济扩张;相反,如果IFO数据低可能暗示经济放缓。该指标以100作为分水岭,数据离100越远表明力度越大。调查有两个重要分项指标——现况指数和商业预期指数。